暴利小生意,一单就赚7500元,三四线城市也能做!

直播带货,眼下正流行,如果你还不了解,需要多学习一下。

5分钟售罄500万,一小时带货1000万,一场直播带货3个亿,各种主播带货案例都在刺激着大家的神经。

很多人觉得所谓的直播带货就是自己当主播或者培养打造主播,这个思路不是说不对,但是直播电商赛道目前可以说已经人满为患,明星、网红、电商卖家、公司ceo等纷纷加入其中。

加上主播培养门槛挺高,新人进入如果没有强大的资本,无疑会亏到怀疑人生。

反观直播带货里的一些细分领域即使作为个人也有机会。

所以今天项目哥就给大家分享一个直播领域内比较冷门的行业,没有团队,没有资金,不懂技术都没关系,只要你有执行力即可。

服装尾货卖给主播

大有商机

在“直播=一夜暴富”的环境影响下,想进入这一行业的人前赴后继,那么我们便可以反过来,为他们解决货源这一难题而赚钱。

作为主播货源供应链中介,一边对接上游极度分散的企业和厂商,一边对接主播、MCN机构与平台,必然可以极大提高资源的匹配效率,所以这算是一件好事。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统筹进货,然后再拆分搭配,卖给不同的主播们,做个赚钱的中转站。

这是一片蓝海市场,有千千万万个准备进军直播赚钱的人,都在急迫的找货源,能为广大主播解决货源问题,不亚于雪中送炭,不但赚钱,还赚人情。

临沂位于山东南部,是全国第二大小商品批发集散地,仅次于义乌。

当地的支柱产业是批发和物流,这两年从线下批发转为线上电商,直播成为增长最大的领域,很多年轻人聚集在这里。

魏东就是其中一个,他是做服装尾货生意的。不管好坏,他都会把一个服装厂里的所有尾货收走,然后再筛选产品供货给主播销售。

x

因为做的是批发,所以这个事情做起来比零售轻松,而效益也还不差。

当普通人一件尾货衣服只能赚几十块的时候,但是魏东找准风口可以利润过千。

全国最大的服装尾货市场,有杭州四季青、广州的锦东、国大、庆丰服装城等等,拥有全世界价格最低的服装,春夏服装甚至论斤卖。

魏东的主力战场就在以上的服装尾货市场里,他会去到这些市场淘货。比如一件衬衫9块钱,50件起批,质量和款式都不错的话,会一次拿50件,然后再接着淘货,每款都拿50件,淘到30款货源为止。

回到家后,他再在每款里面取一件,组成一份,这一份里面就有30款不同款的服装,卖给一个主播。

不过要按份批发,一共分成50份,可以供应给50位主播。

就这样,拿货9块的衣服,转头就让他以均价14块钱一件批发出去,单件赚5块钱。那么一份30件就可以赚150块钱,50份就能赚7500。

看过快手、抖音上女装直播的都知道,主播为了不冷场,要不停的展示衣服,一天换装至少上百套。

这就要求主播货源款式多、数量少,最好一款只一件,还能制造众多顾客抢一件的火爆场景。

何况很多主播也都喜欢播尾货,性价比高,抢手好卖,还涨粉。

所以魏东的这种供货模式既省去了主播挑货选货的流程,也不会说造成主播库存积压,很快就受到圈里一众小主播的青睐。

如何找到主播资源?

那他是怎么找到这么多主播的联系方式的?

短视频平台

联系客户之前,魏东会先做产品视频,拿出一份服装拍成视频,让客户看清这一份里面50款衣服的样式和质量。

然后去快手和抖音平台,进入女装直播间,在主播首页找到她们的联系方式,或者发私信。把视频发给主播看,最后报上价格。

主播一看这都是她们需要的服务,大多都会加上联系方式,合适的话就转账成交。

不光是抖音、快手,还有淘宝直播和其他直播平台,都是魏东寻找潜在客户的精准平台。

做过直播的都懂,每天都要展示不同的东西,自然需要每位主播耗费大量精力寻找新款货源。

魏东做的恰恰为主播解决了这个痛点。直播头部大号或许会有公会组织提供货源,但是那些中层账号和小网红没有组织依靠,往往就需要这样的供应链服务。

贴吧和问答社区

除了直播平台的显性用户,魏东还会主动去找潜在客户,比如那些想做直播电商,又苦于没货源的人。

贴吧和问答社区,都是魏东的营销阵地。

找货源的人不少会在贴吧和知乎里提问,魏东就把相关问题的帖子都搜出来,然后一一回答,告诉他们有货源,都是一款一件的。

不但提问的人能看到魏东回复的信息,以后搜到这个问题的人都能看到这个回答。

有些平台不允许留联系方式,魏东就注明站内私信答主,然后留下联系方式。也会用小号采取自问自答的形式,获取百度搜索的流量。

前期汇集这些主播之后,魏东就在朋友圈树立起自己的个人形象。每天发一组货源视频,牢牢地把资源和用户都引导沉淀在微信里。

虽说这些小主播的市场份额比不上头部主播的一个手指头,但大大小小的主播加起来,这个利润还是很吓人的。

能为50家主播供货的话,魏东只做淘货、分拆的工作,每天就可以赚取7000元左右的利润。

而魏东的利润来源还远远不止这些,他还将手里主播资源的优势发挥到最大。

魏东想着既然供应链机构可以整合商家和主播,从中赚取中间费用。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整理更多主播信息,把这些信息提供给需要的商家?

果不其然,魏东尝试着找到一些传统的中小企业负责人,发现他们大都空有货源却不知道怎么把它卖出去,都会有找主播帮忙卖东西的需求。

顺着这个点,魏东为商家和主播对接起货源。商家支付相应的服务费,就能获取这些主播联系方式。

这样一来,商家也开心,主播也开心。

一句话总结这个项目就是:做流量生意,赚批发红利。

三四线城市也大有赚头

生意的本质大体都相似。

除了以上的玩法还有没有其他类似玩法?你别说,还真有。

大家有没有想过像广州这样的省会城市或许会有很多服装资源可供选择,但是其他三四线城市、县级地市,越往下级其实信息和资源就越不发达。

那么如果我们把一线城市的资源,拿到三四五线城市去营销,能不能大赚一笔?

当然可以。

广东小伙小刘发现周边地市服装店的小老板们,拿货多半是在本地,或者只有少量渠道。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哪怕是一线城市已过时的衣服款式拿到县域地区也依然很流行。

所以小刘伪装成服装店老板的身份,去到一些小县城,然后挨个添加服装店老板的微信。

他是以这样的方式去和他们沟通的:

比如说:“老板,我这边是服装加工厂的,我这边有很多款式新颖的服装,希望可以加个好友,到时候我会把我一些新款发在朋友圈,感兴趣的话可以再联系。”

按照这样的方式,小刘一天就能加个上百个服装档口老板的微信,这为他后续转化奠定了基础。

客户有了,接下来小刘要做的事情就是每天都在朋友圈发布大量的服装信息,展示自己手里丰富的服装资源。

这些最新的服装素材也并不难获取,其实都是他从批发商的朋友圈获取的,然后搬运到自己的朋友圈。

他把从各个渠道加来的批发商用代号标记起来,比如A1/A2/A3这样,谁的款就标记谁。一旦有客户找他下单,他就能迅速联系批发商下单,还不用操心发货、物流这些。

因为服装的特殊性质,不仅款式多,还有大中小码之分。所以小刘的客户下单不会只拿一件衣服或者一个款式,往往一个人起步就各种款式都拿几件。

数量起来之后,就算一件服装只挣5块钱,小刘一个月下来也是有3万左右的收入,何况有些款式的利润还不止这个。

小刘的这波操作有点类似电商平台无货源模式,都是将信息从一个平台搬到另一个平台赚钱。

但是与无货源模式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载体的不同,由于小镇与城市之间存在信息差,所以我们就能利用这种信息差做无本生意,需要我们投入的无非就是时间成本而已。

这个过程只要我们坚持,就总会有人来找你下单的,目前微商的转化成交率在5-10%之间,只要你前期基础工作做好以后,一个5000人的微信,你每天能成交10-20单,都是很正常的事。

在经济学中,有一个叫“剪刀差”的概念,讲的是农产品的售价,通常低于其真实价值,工业品的售价则高于其真实价值。农民在用土豆换面膜的过程中,就被赚取了价格“剪刀差”。

如今虽然已经没有多少人在种地了,但是在信息时代,依然有无数的“信息农民”,在被时代赚取“信息差”。

服装如此,母婴如此,百货皆是如此。

只要我们找准了下级市场的需求,便可以顺势去做营销从而赚信息差的钱,所以项目的可持续性和经营性是有保证的。

毕竟能用更少的钱过上更好的生活,何乐而不为呢?

写在最后

人生在世,无非是衣食住行。

穿衣打扮是一个永恒的需求,服装行业将会一直繁荣,互联网改变了时代,同样的也改变了一个行业。

上述两个“卖服装思路”还是很有其先进性的,实体项目越来越难做起来的情况下,尝试将传统服装项目与互联网结合,利用地域差、信息差赚钱,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所有行业的信息都不可能畅通无阻,一定存在着信息不对称。

有主播求购这类的尾货厂家信息,当然也就会有厂家需要清理库存出售尾货,我们要做的就是整合资源,帮他们找货出货。

这便是资源整合的魅力,通过资源整合,杠杆借力才能够快速实现大规模盈利。

最后告诉大家一个找尾货的最佳方法,一般来说,哪个地方的服装产业红火,哪个地方的库存尾货货就多,一般找全国著名的批发市场。比如,衣服综合批发是广州杭州,袜子是浙江诸暨,毛衣是东莞大朗等等。延伸阅读,之前项目哥也写过一个尾货项目,可以戳此链接进入阅读>>轻松月入20000+的项目

免责声明:此网站资源由知了么资源网(www.zle.me)收集整理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作学习交流使用,不可用于任何商业途径,如非免费资源,请在试用之后24小时内立即删除,如果喜欢该资源请购买正版谢谢合作;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联系QQ:2251735092
知了么资源网 » 暴利小生意,一单就赚7500元,三四线城市也能做!

发表评论